【第四十四天/韩王】那家占卜馆

取名废,不会取名字。

ooc,ooc,ooc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注意,这里微草众人相互之间的称呼是账号卡的名字。

开始?

1.

这里是一条路,一条长长的、看不见尽头的路。
韩文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踏上这条路,也不知道这条路会通往哪里。但似乎有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牵引着他,让他顺着这条路走下去。

不知走了多久,韩文清在一家占卜馆前停下来了。占卜馆的外表看起来并不是很起眼,只有写着“微草”两个大字的招牌挂在门前。

韩文清皱着眉盯着招牌看了好一会,他总觉得“微草”这两个字似乎在哪里见过。以至于推开木门走进去时,他的脸色将里面候着的一位带着面纱的少女给吓到了。但显然少女见了很多个不同的客人,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样子,恭敬的说道:“您就是这次来占卜的客人吧?请随我进去,馆长已经在里面等着了。”

韩文清没有回答,尽管他不相信这些占卜类的东西。不过,他倒也看看这家占卜馆的馆长究竟是何方神圣,于是沉默的跟在少女的身后,穿过一扇又一扇的大门,最后在一扇碧色的不知用什么材质做成的房门前停了下来。
少女侧身让开,“客人,馆长就在里面,请您自己进去吧。”

韩文清点点头,少女便迅速离开了。

2.
柳非小跑到另一个大厅,里面坐着十几个人。都在二十岁上下。
刘小别把手中的牌扔下,“对三。今天的客人长什么样?”
柳非一屁股做到椅子上,“差点没吓死我。你们不知道,这次的客人长得老凶了。整一个黑社会老大模样。”
袁柏清甩出一张牌,“我觉得上次那个叫喻文州的比较可怕一点。虽然非姐你说他很苏,但我觉得这人特阴险狡诈,总觉得什么时候就会被他阴了。”
“有吗?”
“当然。”
 

3.

韩文清刚走进去,门就自动关上了。占卜室里相对于外面来说是阴暗的,绿沉色的窗帘拉起来,阻隔了外面的阳光。正对着门口的是一个木桌,桌子上摆放着蜡烛,不知从何而来的香气充斥着整个房间,占卜的道具应有尽有。

“你来了。”一个低沉的男音突然响起,韩文清朝声源望去,一个身穿斗篷的男子不知何时坐到了木桌的后面,“到我这里来吧。”

韩文清有些意外,他本以为这占卜馆的馆主应该是女性,却想不到对方会是一个与他年龄相差不大的男性。

“客人,请让我来占卜您来这的原因吧。”对方并没有像之前的柳非一样因为韩文清的相貌而愣住,这时韩文清才发现这个馆主带着眼罩,遮住了左眼。

 

3.

馆主手中的塔罗牌不断的变换位置,直到最终停下。“请。”他微微仰首,意示韩文清在这些牌中抽取几张。

韩文清胡乱抽了几张,那人看到后,却眉头紧锁,“先生,塔罗牌是分正位和逆位的,你这样,恐怕会妨碍我的演算。”

 

4.

“嗯?”馆主看见最后的结果,不知想到了什么,有些疑惑的发出一个单音。

“怎么?”

“先生,你这恐怕是感情上的结,塔罗牌告诉我,你需要一个恋人。”

“恋人?”韩文清冷笑一声,“我从未有过恋人,也不需要有个恋人。”

馆主表情不变,“正因为如此,你在你的事业上才逐渐不顺起来。你是一个正直的人,但你不懂变通。你需要一个恋人来帮助你。”

 

5.

“那你告诉我,我会在哪里遇见我的恋人?”韩文清显然对此不以为然。

“能够遇见遇见恋人的位置,塔罗牌可算不准。”馆主将塔罗牌收起来,又拿出了一个罗盘,“来吧,让我们试试东方古老的占卜。”

木制的古老罗盘一尘不染,木香钻入鼻腔,上面尽是被精心刻画的花纹与字迹。

 

6.

“哦?”馆主有些惊讶,“先生,你的恋人也许就此不远。”

说完这话之后,不知为何,两人都沉默了。

 

7.

“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给人占卜的?”许久,却是韩文清先打破了沉默。

“从什么时候开始帮人占卜的?这个啊,从几年前开始的吧,我也不太清楚了。

”馆主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、

“你会寂寞么?”韩文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。

“寂寞?不会,店里有很多灵体的。英杰、柳非和小别也会陪着我。也许过不久,我就会离开这里那。关于灵体,不用怕,他们都是我的朋友。”馆主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露出一丝无奈,更多的是笑意,但很快就收了回去。

 

8

“我该走了。”韩文清站起身。

“那么,这次占卜的费用是两百元。”馆主没有一丝要起来送的意思,只是慢慢的说。

还真贵。

韩文清在心里说了一句,从口袋中拿出两张百元大钞,递给馆主,随即走向门口。

 

9.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开门时,韩文清却突然回头问了这么一句。

“王杰希。”王杰希没有想到韩文清会突然问这么一句,诧异之下下意识的回答道。

“不错的名字。”韩文清点点头,出了门,“我叫韩文清。”

 

10.

半个月之后的某日,王杰希正在占卜室中收拾东西,却听到门被推开了。

“韩文清,是你?你怎么又来了?”见到来人,王杰希松了一口气。

“来看看你。”韩文清回答道,顺便将一样东西抛给王杰希。

“这是?”王杰希接住了那一个东西,略显疑惑。

“送给你的小礼物。”韩文清如是道。

王杰希打开袋子看了里面的东西一眼,朝韩文清点点头,“谢谢。”又朝门外喊了一声:“我这里有些茶叶,你要不要喝点?”

见韩文清点头,他就朝门外叫了一声:“叶下红,你去叫飞刀剑,让他进来帮忙沏下茶。”

过了一会,门外走进一个带面具的二十出头的大男孩,他看起来有些不情愿,一边沏茶还一边笑声嘀咕:“馆主真是的,这种事情自己来做不就好了,还非要叶下红去演武场叫我一遍……”

王杰希看了他一眼,他立刻安静下来,沏好茶后就离开了。

韩文清感到有些好笑,面上却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。

再说刘小别,他出门后并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隐藏气息,躲在门外偷听。

“抱歉,让你见笑了。”王杰希将茶杯递给韩文清,“那么言归正传,你来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韩文清的声音太小,以至于在门外的刘小别都没能听清。

“什么?”门内的王杰希显然十分惊讶,“你想……和我在一起?!”

——

连番外都不是的小彩蛋

据说当时刘小别过于震惊,以至于踩到了门边的杂物,发出了声音。

后来微草整整一年的垃圾都是刘小别负责去倒的,具(来源柳非)小道消息称,他还被罚洗了一年的厕所。

2016-08-22  /  36热度

评论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