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all叶】慕•忆[壹]

这个是真•慕的记忆,逻辑问题请不要在意!
这个与原本的那一篇没啥关系,大概说也就回忆杀这种吧。
这是BE!BE!BE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请慎入!
可以算是《慕•忆》的另一个系列,是梨沁卡文才写的。
时间线大概是慕十岁的时候吧。
ooc与我常伴,文笔渣,欢迎捉虫。
开始?

我……是谁?
我在哪里?
我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?

[壹]
我苏醒的时候,只感觉脑中一片混沌,之前的大部分记忆似乎都消失了。
我躺在一堆草上,估计是之前右前腿受过非常严重的伤,现在动一下都能感觉到一阵剧痛。
旁边是一个小水塘,我忍着剧痛起身,一瘸一拐的走到水塘边想要看看我现在的样子。

我看起来非常狼狈——比我之前想象的还要狼狈一点。身上好几块地方的毛都掉了,其余的毛也粘在一起,成了一块一块的。右前腿可能是骨折了,左前腿和身上的其它地方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伤口。
我,之前经历了什么?
我没有印象。
只记得,昏迷之前,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女孩被两个成年男人拖走,一个八九岁的男孩看着我不屑的笑了笑,之后我便失去了意识。

“哟,伤得那么重,竟然也活得下来?”一个声音突然传来,我并没有多惊慌,淡然的看了声音的主人一眼。
这个人类似乎是十八九岁这样子。并没有多强壮,还有一些瘦弱。
“小猫,我看你天赋异禀,要不要跟我走?我可以带你去疗伤。”那个人的嘴角微微扬起,在我看来有些欠揍,用一种哄骗的语气对我说。
不去。谁知道这个家伙会对我做什么。
我无视了他,把左爪伸进水里弄湿,然后轻轻抹在右腿关节处。
尽管我的动作已经放轻了很多,但水接触到皮肤的时候,我还是痛得眼前一黑。
“诶诶小猫你干什么呢,这水塘是死水,很脏的!”那人看起来非常吃惊,而且对我的动作有很大的不满,他把手伸进我的腋下,把我抱进怀里。
我实在没有力气,也没有办法挣扎。我想反正我已经经历过了一次重伤,大不了死一次,也就由他去了。

“我叫叶修,以后你就跟我们一起住了。”他抱着我健步如飞向山上跑去,气息平稳的对我说道。

我们?
还有谁?
这话我并未问出口,他不愿说,我也不想问。
而且,问了,他也不一定能听懂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这家伙根本不是不想说,而是忘记了。

我被他带回了他住的地方,那里有一个与他一般大的少年,还有一个看起来比少年小但与少年非常相像的女孩。这两人应该是兄妹。
“叶修哥,你回来了?”女孩眼尖看见了刚刚停下脚步的叶修,于是丢下自己的哥哥迎了出来。
我从少年的眼中看出了无奈。
我虽然没有以前生活的记忆,但基本的常识却没有忘记。
我记得,一般而言,任何生命开启灵识(成精)的时候,都会学会一个法术。这个小法术没有多大的用处,但能够在某个方面给生物带来强化。而这个法术的作用一般与生物的种族有关。
我苏醒后发现我有了灵识,自然也就发现了我的第一个法术。觉察人心,俗称读心术。很奇怪,我明明是一只黑猫,按理说第一个法术应该是类似于让我更加敏捷这样的,怎么会是读心术呢?

“叶修,这只猫?”少年也跟着女孩走了出来,他看见伤痕累累的我,不免有些疑惑。
“我在山脚下捡回来的。”叶修淡然道。
“你怎么乱捡东西啊,我让你去捡一些铁块或者被人家丢弃的布料,你捡只猫回来干什么。要是这玩意对沐橙不利,我一剑劈死你喲。”少年做势伸手摸向背后,但我看见他的背后什么都没有。
“苏沐秋你够了啊,你以为没事我会乱捡东西给自己添堵么?这只猫可不是普通的猫,人家已经有了灵识了!”叶修朝少年翻了个白眼。
那个少年,叫苏沐秋?
那么,哥哥姓苏的话,妹妹应该也姓苏吧。那个女孩的名字,应该叫苏沐橙。
“叶修你别逗我,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啊。”苏沐秋睁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我。“这只猫最多也就十岁,怎么可能有灵识?一般来说,把猫归类为食肉动物,食肉动物最少不是也要二三十年才能有灵识吗?”
叶修耸耸肩,“我怎么知道。我就是不知道,才把它带回来给苏大天才你看的。”
“你这不是把难题扔给我么?”苏沐秋摆手,“这是怎么回事我可不知道。我才明白了一点武学和生死的门道,'这些生物的灵识我可不理解。”
“哦。”叶修看了看怀里的我,“既然没用,那我拿回去扔了啊。”说着做势要走。
“等等别!”
“不要!”
两个声音同时响起,一个属于我面前的苏沐秋,另一个属于一直在旁边安安静静看着的苏沐橙。
“他伤得那么重,那么可怜,怎么能就这样扔出去呢?就算不养,也要等它伤好了再放走啊!哥,你说是不是?”苏沐橙一把抢过我,抱在怀里护住。
“是是是……”苏沐秋点头,“而且十年就成精的家伙可不多见,我还想研究研究呢。”
“那就留下呗。”叶修无所谓的摊手,“反正又不是我养它。”

那一天,我带着一身伤口,在这个“家”里住下了。两个少年痴迷于武学,整天拿着一本名叫《荣耀》据说是武林秘籍的书研究。苏沐橙这个小姑娘对这件事情并不感兴趣,她更喜欢去研究山里的鸟兽虫蛾,看花开花落,万物生长。

2016-08-12  /  17热度

评论
热度(17)